<b id="xl5tt"><track id="xl5tt"><ins id="xl5tt"></ins></track></b>

<b id="xl5tt"><noframes id="xl5tt">
<b id="xl5tt"><noframes id="xl5tt"><b id="xl5tt"></b>

<b id="xl5tt"><track id="xl5tt"><b id="xl5tt"></b></track></b>

相關文件

日前,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了《關于2019年脫貧攻堅成效考核等情況的匯報》,會議指出,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2019年全國脫貧攻堅任務全面完成,90%以上的貧困縣實現摘帽,脫貧攻堅已經進入到最后的決勝階段。這充分表明,當前,我國已處于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統籌銜接的歷史交匯期。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把脫貧攻堅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有機結合起來。聚力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戰略銜接共進,既有利于鞏固脫貧攻堅成果,培育長效脫貧機制,又有利于促進農業農村優先發展,推動鄉村全面振興。

 

  一、當前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共進的問題思考

  (一)理論支撐與思想認識。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都是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而作出的重要戰略部署,具有基本目標的統一性和戰略舉措的互補性,據《人民日報》報道,當前,全國一些鄉村對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重要論述和鄉村振興戰略思想精神實質缺乏深刻領會和準確把握,對二者內在邏輯和有機銜接的認識不到位,認為脫貧“摘帽”就可以“松氣歇腳”“到站下車”了,沒有從“三農”工作全局去把握二者目標一致性、工作連續性和階段性統一。

  (二)發展現狀與實施基礎。據調查,全國一些貧困縣,縣域工業底子薄,經濟活力不足,城市化率低,城鄉融合層次低,縣鄉產業缺乏特色,單一化、同質化問題突出,農村勞動力就地就近就業門路少。農村基層黨組織建設與產業發展相互脫節,農業產業化和現代化基礎相對薄弱,農業綜合改革協同性不強,農民主體作用發揮不充分。

  (三)體制機制與政策供給。據調查,全國一些縣區,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之間缺乏相互通報機制、溝通機制、協調機制,對脫貧攻堅成熟的工作體系,缺乏有效的借鑒和吸收及創新性運用。對鄉村振興與脫貧攻堅之間政策的過渡接續謀劃不夠,缺乏統籌性的政策設計和支撐。

  (四)規劃引領與實現路徑。據調查,全國一些地方,鄉村振興規劃與脫貧攻堅缺乏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對原有的規劃缺乏有效整合、優化和重構。交匯期工作任務疊加,工作內容和工作重心轉移,兩戰略有機銜接的工作方法和工作路徑缺乏有效探索和實踐。

 

  二、聚力脫貧攻堅與鄉村振興銜接共進的對策建議

  (一)做好理論銜接共進,為鄉村振興提供思想基礎。一是持續深化理論武裝,深入學習宣傳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黨的十九大及二中、三中、四中全會精神,深刻把握黨領導“三農”工作的新思想、新方略,深刻領會、準確把握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扶貧工作重要論述和鄉村振興戰略思想精神實質,繼承“精準”理念,總結脫貧攻堅先進理論和優秀經驗,為鄉村振興戰略提供理論支撐和根本遵循。二是廣泛動員干部群眾,踐行群眾路線,轉變工作作風,在鄉村掀起“大學習、大調研、大討論”熱潮,實現“被動扶”到“主動興”的轉變,進一步提升貧困人口“自主脫貧”的能力,讓人民群眾從內心深處轉變觀念,主動依靠自己的勤奮努力,早日過上富裕生活。尊重群眾主體地位,既問需于民,又問計于民,發揮群眾首創精神,集眾智,聚民心,為鄉村振興戰略提供民意基礎。

  (二)做好機制銜接共進,為鄉村振興提供組織保障。一是借鑒脫貧攻堅形成的“中央統籌、省負總責、市縣抓落實”領導體制和工作機制,做好“五級書記抓扶貧”與抓鄉村振興的銜接共進,將其總結提煉、推廣運用到鄉村振興中。建立健全責任體系、監督體系、評估體系在內的制度體系。二是建立防范返貧和新生貧困、解決次生貧困和相對貧困的鞏固脫貧成果長效工作機制,嚴格落實脫貧“摘帽”不摘責任、不摘政策、不摘幫扶、不摘監管“四個不摘”要求,著力抓好基本產業、基礎設施、基本公共服務、基本技能培訓、基層組織建設。三是建立統籌協調機制,統籌推進規劃編制、政策制定、項目實施等重要事項,提高財政、土地、科技、人才、金融等各項工作的協同性,構筑城鄉要素雙向流動的體制機制。科學研判脫貧攻堅項目中需要延續和升級的內容,并納入鄉村振興的推進機制中。四是落實考核評價機制,在鄉村振興初期應借鑒脫貧攻堅過程中形成的較為成熟的評價機制,在此基礎上建立合理的階段性考核指標體系。

  (三)做好規劃銜接共進,為鄉村振興提供實現路徑。一是清晰明確地制定符合地方實際的短期過渡計劃,將脫貧后待完成的任務、工程等納入鄉村振興戰略規劃或實施方案,發揮長效作用。二是銜接好各專項和行業規劃,將脫貧攻堅規劃部署中仍需鞏固拓展的基礎設施建設、產業培育、美麗鄉村打造、農旅融合發展等項目,有機嵌入鄉村振興發展規劃中,增強規劃的持續性和銜接性。通盤考慮土地利用、居民點建設、人居環境整治、生態保護和歷史文化傳承,注重保持鄉土風貌。編制縣域鄉村振興規劃,堅持科學規劃、注重質量,切實形成城鄉融合、區域一體、多規合一的規劃體系。三是按照先規劃后建設的原則,對縣域內鄉村振興的目標、任務、措施作出總體安排,針對不同發展水平、不同類型的地區,加強分類規劃指導,梯次推進。大力提升城鎮化水平,用“大馬拉小車”,以城鎮化的發展帶動鄉村振興。四是制定產業振興規劃,在鄉村振興總體規劃指引下,發揮各地特色,制定階段性的產業規劃。保持產業扶貧力度不減,將產業發展重心轉向縣域主導產業和優勢產業的培育和發展,推動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延長農業產業鏈、價值鏈。

  (四)做好政策銜接共進,為鄉村振興提供動力源泉。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線。一是加強鄉村振興、脫貧攻堅政策統籌,分類確定需要取消的、接續的、完善的或強化的政策,研究現行傾斜性支持政策的延續時限、內容與脫鉤方法,注重總結梳理脫貧攻堅中成熟的理論成果、實踐經驗,用于完善鄉村振興政策體系、制度框架。二是轉變政策供給方式,促進相關政策向常規性、長效性轉變,均衡發展農村基礎設施和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強化產業、金融等政策供給,推動城鄉融合發展。三是合理拓展部分扶貧政策惠及的對象范圍。打好特惠性政策與普惠性政策的組合拳,既要持續關注對特殊群體的兜底保障,也要高度重視推動鄉村的整體發展。通過政策拓展,將在脫貧攻堅中增強貧困戶發展能力的政策舉措,轉變為能夠幫助廣大農戶參與鄉村振興并分享鄉村紅利的政策安排。

  (五)做好資金銜接共進,為鄉村振興提供金融支撐。一是強化政府“主導”,發揮金融資金的引導協同作用、社會資金的參與補充作用,確保資金投入與提高脫貧質量、鞏固脫貧成果、實現鄉村振興相匹配。二是強化資金“整合”,發揮規劃的統籌引領作用,把脫貧攻堅、公共事業發展和涉農資金等多方投入統籌起來,充分發揮資金整合規模合力效益。三是強化資金“撬動”,借鑒并創新脫貧攻堅的資金籌措方式,通過以獎代補、貼息、擔保等方式,發揮財政資金的杠桿作用,鼓勵金融資本、社會資本參與鄉村振興,研究出臺市場化方式推進鄉村振興的指導意見。

  (六)做好人文銜接共進,為鄉村振興提供智力支持。一是強化人才培養及提升,實現人才振興。脫貧攻堅與鍛煉干部、人才培養的有機結合是我國特色扶貧的重要經驗。在與鄉村振興銜接過程中,通過“內育”與“外引”相結合,培養鄉土人才,引進懂科技、懂管理、懂市場、懂法律的現代化人才,為鄉村振興戰略提供堅實的人才支撐和智力保障。二是把培育和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根本要求貫穿始終,通過教育引導、輿論宣傳、文化熏陶、道德教化、實踐養成和制度保障,形成良好的家風家規,同時外化為自覺行動。三是做好扶智扶志與文化振興的有效銜接。一方面扶貧扶志扶智并舉,實現鄉村文化改善。另一方面,多管齊下補齊鄉村文化短板、增強鄉村文化自信。開展豐富多彩的鄉村文化體育活動,豐富農村文化產品供給;因地制宜挖掘特色鄉土文化內涵,充分運用特色文化提高村民凝聚力,為鄉村振興鑄魂。

 

忘忧草在线观看视频,啦啦啦啦啦在线观看视频,国产99视频精品免视看6